首頁(yè) > 要聞 > 正文

委外資產(chǎn)去嵌套去通道加速 銀行理財“低波穩健”還行得通嗎

2024-06-27 09:17 來(lái)源: 中證金牛座????? ? 作者:薛瑾 0

分享至

微信掃一掃: 分享

微信里點(diǎn)“發(fā)現”,掃一下

二維碼便可將本文分享至朋友圈。

  “對于銀行理財來(lái)說(shuō),今年會(huì )是個(gè)規模增長(cháng)的大年?!币晃焕碡敼靖吖苋涨霸谂c中國證券報記者交流時(shí)如是說(shuō)。這種略顯樂(lè )觀(guān)的憧憬有數據佐證。綜合多家機構監測數據,目前理財規模已接近30萬(wàn)億元。多位分析人士預計,到年末時(shí)點(diǎn),這個(gè)數字將突破30萬(wàn)億元。

  除了受“手工補息”的高息存款退場(chǎng)、存款利率持續下調等帶來(lái)的“存款搬家”影響外,銀行理財行業(yè)去年以來(lái)盛行的“低波穩健”吸金大法,也對規模增長(cháng)起到了不可替代的作用,而“低波穩健”不少是通過(guò)保險資管、信托公司SPV(特殊目的載體)來(lái)實(shí)現。

  不過(guò),隨著(zhù)機構規范合規運作的監管導向進(jìn)一步加強,銀行理財去嵌套、去通道的趨勢會(huì )加速。業(yè)內人士預計,通過(guò)保險資管、信托公司等帶來(lái)的“收益平滑”將受到挑戰。從產(chǎn)品端來(lái)看,理財產(chǎn)品的波動(dòng)會(huì )加大;從行業(yè)生態(tài)來(lái)看,對于銀行理財而言,保險資管、信托等差異化靈活性?xún)?yōu)勢將淡化,未來(lái)理財將在委外合作方面更加規范,并在主動(dòng)管理上發(fā)力,追求超額收益。

  平滑收益貢獻“穩健低波”

  “2022年四季度的銀行理財贖回‘負反饋’以來(lái),整個(gè)行業(yè)對于低波產(chǎn)品都有迫切的訴求?!币晃粯I(yè)內人士告訴記者。從理財產(chǎn)品發(fā)行情況來(lái)看,2023年,“穩健低波”產(chǎn)品大量面世。與之相呼應的是,銀行理財配置的現金及銀行存款余額在一年之間增加2.5萬(wàn)億元。

  “全行業(yè)都在大力發(fā)行‘穩健低波’產(chǎn)品。不僅如此,大家青睞發(fā)行攤余成本法和混合估值法理財產(chǎn)品?!币患依碡敼救耸看饲跋蛴浾咄虏?,在投資者風(fēng)險偏好下行背景下,只要理財產(chǎn)品有了“穩健低波”標簽,產(chǎn)品就易于發(fā)行。2024年以來(lái),“穩健低波”仍是理財市場(chǎng)吸金神器。

  多位業(yè)內人士認為,“低波穩健”實(shí)現的主要路徑,一是增加無(wú)市值波動(dòng)資產(chǎn)的配置占比,比如增加存款類(lèi)、非標資產(chǎn);二是優(yōu)化有市值波動(dòng)資產(chǎn)的估值方法,比如攤余成本估值法、收盤(pán)價(jià)估值法等;三是采用信托平滑機制,其類(lèi)似于資金“蓄水池”,信托SPV收益可以在不同時(shí)段騰挪,“以豐補歉”,通過(guò)儲存利潤、釋放利潤,達到理財產(chǎn)品本身甚至跨產(chǎn)品的平滑效果。

  “2023年以來(lái),理財產(chǎn)品相較公募基金,往往能夠取得更為穩定的業(yè)績(jì)表現。理財產(chǎn)品凈值表現穩定的背后,離不開(kāi)熨平曲線(xiàn)‘三板斧’的支撐,即配置存單及非標等無(wú)市值資產(chǎn)、配置類(lèi)攤余計價(jià)型產(chǎn)品、收盤(pán)價(jià)估值?!比A西證券首席經(jīng)濟學(xué)家劉郁表示。

  “銀行理財產(chǎn)品的底層,可以是標債,也可以是公募基金、基金專(zhuān)戶(hù)、保險資管、信托、券商資管等產(chǎn)品。其中,基金專(zhuān)戶(hù)、保險資管、信托、券商資管產(chǎn)品都可以根據理財公司需求定制,理財行業(yè)習慣將這些產(chǎn)品稱(chēng)為SPV。SPV有些投資于存款,有些投向流動(dòng)性資產(chǎn),有些投向非標,也有投向信用債、利率債等。理財產(chǎn)品通過(guò)申贖底層的SPV和公募產(chǎn)品,一方面,解決日常流動(dòng)性問(wèn)題;另一方面,由于知道底層SPV的收益情況,可以通過(guò)申贖平滑理財產(chǎn)品最終收益?!币晃淮笮唾Y管機構人士告訴記者。

  理財產(chǎn)品凈值波動(dòng)料加大

  近段時(shí)間,監管對銀行理財去嵌套、去通道要求趨嚴。一方面,通過(guò)保險資管SPV投資高息存款在“手工補息禁令”之下退場(chǎng),萬(wàn)億資金面臨再配置;另一方面,帶來(lái)平滑收益效果的信托SPV被監管部門(mén)高度關(guān)注,部分地區已經(jīng)明令整改相關(guān)問(wèn)題。

  “保險資管行業(yè)去年有很多增量資金來(lái)自銀行理財。銀行理財加強與保險資管機構合作,加大購買(mǎi)保險資管產(chǎn)品力度,這要回溯到2022年底的那一波理財贖回潮,理財資金的整體風(fēng)險偏好大幅下降,基本上也是從那時(shí)候開(kāi)始,整個(gè)銀行理財行業(yè)向超低波策略發(fā)力?!币晃槐kU資管業(yè)內人士說(shuō),“保險資管能夠找到一些較高收益的銀行一般性存款做配置,契合了銀行理財對低波穩健的訴求,所以他們的資金大量配置到保險資管產(chǎn)品,預計今年這塊業(yè)務(wù)會(huì )有較大幅度收縮?!?/p>

  此外,記者日前從業(yè)內獲悉,有地方監管部門(mén)要求排查信托公司與理財公司合作業(yè)務(wù)的合規問(wèn)題,包括信托配合理財公司違規使用平滑機制調節產(chǎn)品收益,配合理財公司在不同理財產(chǎn)品間交易風(fēng)險資產(chǎn)等。

  上海金融與發(fā)展實(shí)驗室主任曾剛表示,信托公司配合理財公司在不同理財產(chǎn)品間交易風(fēng)險資產(chǎn),類(lèi)似于資金池模式,在不同產(chǎn)品之間進(jìn)行利益輸送。通過(guò)信托工具間接實(shí)現資金池模式,能給銀行理財產(chǎn)品在投資管理、流動(dòng)性管理方面更大的選擇空間,但偏離了理財產(chǎn)品和投資標的一一對應的要求。

  “通過(guò)信托SPV降低理財產(chǎn)品的凈值波動(dòng)出發(fā)點(diǎn)可以理解,但其背后的運作邏輯有悖于資管新規和相關(guān)監管規定?!睒I(yè)內人士指出。

  不管是叫停借道保險資管配置高息存款,還是信托平滑機制的整改,都將使得理財產(chǎn)品的“低波穩健”策略面臨“失效”壓力。多位業(yè)內人士預計,理財產(chǎn)品的凈值波動(dòng)率將加大,理財產(chǎn)品業(yè)績(jì)基準達標的確定性也有所降低。

  “綜合考慮手工補息清退、協(xié)議存款配置新老劃斷、信托委外規范等因素,我們預計理財產(chǎn)品凈值波動(dòng)將更為真實(shí):一是固收類(lèi)理財整體凈值波動(dòng)提升,二是部分經(jīng)營(yíng)不善的產(chǎn)品破凈概率加大,無(wú)法再像以往那樣通過(guò)信托產(chǎn)品‘算總賬’?!敝薪鸸狙芯坎肯嚓P(guān)負責人說(shuō)。

  國家金融與發(fā)展實(shí)驗室特聘研究員任濤預計,理財產(chǎn)品凈值將回歸真實(shí)、常態(tài),凈值趨于下行、破凈率也會(huì )有所上升,這有可能使得理財產(chǎn)品在收益方面的吸引力減弱。

  “銀行理財像之前那種所謂的超低波肯定難以為繼?!辟Y深業(yè)內人士對記者表示,“這對投資者教育也是一個(gè)很好的機會(huì ),逼著(zhù)大家接受市場(chǎng)有波動(dòng)這么一個(gè)健康、科學(xué)的投資理念?!睒I(yè)內人士認為,當前在其他可投資產(chǎn)相對有限的背景下,居民端或適度放寬對理財凈值日常波動(dòng)的容忍度。

  規范運作擠水分

  業(yè)內人士表示,從監管導向來(lái)看,機構經(jīng)營(yíng)合規化規范化是一大主題。伴隨著(zhù)去嵌套、去通道相關(guān)存量問(wèn)題解決的短時(shí)間陣痛,部分理財產(chǎn)品業(yè)績(jì)波動(dòng)幅度料加大,給今年理財規模高增趨勢帶來(lái)不確定性。但從長(cháng)期來(lái)看,這將助推理財的資產(chǎn)配置朝更穩健方向發(fā)力。

  銀行理財委外投資去嵌套、去通道,也伴隨著(zhù)資產(chǎn)配置策略和行業(yè)合作生態(tài)的改變。

  “保險資管會(huì )面臨銀行理財方面的贖回壓力,因為底層的高息存款資產(chǎn)沒(méi)有了以后,這個(gè)產(chǎn)品策略暫時(shí)來(lái)說(shuō)是失效的,只能轉換到其他策略上,這需要一個(gè)過(guò)程。無(wú)風(fēng)險收益率降下來(lái)了,不波動(dòng)或低波動(dòng)的資產(chǎn)也少了,理財公司必然會(huì )把這部分資金重新進(jìn)行配置?!币晃恢行捅kU資管機構人士告訴記者。

  一位資深信托業(yè)人士說(shuō),“對于理財公司而言,在低利率環(huán)境下,持續增長(cháng)的理財規模面臨較大的資產(chǎn)配置壓力,不論是借道保險資管還是信托公司,均可以在一定程度上緩解資產(chǎn)配置難題。在監管約束下,未來(lái)理財產(chǎn)品要規范運作,可能面臨下調業(yè)績(jì)比較基準的現實(shí),需更加規范地對理財產(chǎn)品進(jìn)行凈值化管理?!?/p>

  “對于信托公司而言,與理財公司合作實(shí)現了債券投資規模較快增長(cháng)。在規范合作下,與理財公司的合作依然存在,不過(guò)將進(jìn)入擠水分階段,行業(yè)信托規模增速也會(huì )面臨下行壓力?!鄙鲜鲑Y深信托業(yè)人士說(shuō)。

  在任濤看來(lái),后續信托公司與理財公司之間的合作會(huì )受到不小沖擊。在排查存量業(yè)務(wù)過(guò)程中,理財公司與信托公司的增量業(yè)務(wù)合作將對標最新監管要求,預計增量業(yè)務(wù)合作會(huì )受到較大影響,合規性審查的重要性大幅提升,通道類(lèi)信托業(yè)務(wù)的體量將繼續萎縮;信托公司會(huì )受到更為嚴格的強監管,其在金融生態(tài)鏈的地位會(huì )有所下降。

  清華大學(xué)法學(xué)院金融與法律研究中心研究員楊祥表示,對于信托公司來(lái)說(shuō),雖然少了一塊通道業(yè)務(wù)收入,但這也是“三分類(lèi)”要求的信托公司回歸本源的體現。還有機構人士預計,信托、保險資管的差異化服務(wù)能力將被削弱,理財公司將逐步加大與公募基金的委外合作力度,以追求主動(dòng)管理端的超額收益。同時(shí),相關(guān)整改和變化對理財公司的投研能力也提出了更高要求,理財公司需要進(jìn)一步錘煉自身的資產(chǎn)負債管理能力和回撤控制能力。


責任編輯:陳瓊枝

關(guān)注中國財富公眾號

微信公眾號

APP客戶(hù)端

手機財富網(wǎng)

熱門(mén)專(zhuān)題